原创

北京女子监狱的各种洗脑活动

2003年初,北京电视台在北京女子监狱三所监狱的大教室里进行了“文明执法”的采访。

采访结束后不久,董翠医生在离采访地点仅2米远的心理咨询室去世,遍体鳞伤,享年29岁。

董翠死前被关在狱警办公室,在心理咨询室接受了所谓的“教育改造”。

办公区和监狱区之间有一扇栅门,门上挂着一块匾:新生儿的土地。

2004年,小日本斥资5000多万元,在北京南部大兴区天堂河新建了一座占地2万多平方米的北京女子监狱。

这座监狱的形状像大写字母“K”。高墙是由透明金属和铁制成的。据当局称,这一设计体现了惩罚的人性化。

因此,它已经成为小日本在国内外展示所谓“人性化、文明化管理”的“中国人权橱窗”。

十八年来,在北京女子监狱,身着警服的公职人员一直在用各种暴力和虚伪对恐怖分子学生进行洗脑。最终目标是迫使他们放弃对法轮大法和“真理、善良和宽容”的信仰。

北京女子监狱K形建筑卫星定位实景图(明辉网)暴力洗脑暴力洗脑是监狱迫害恐怖分子最常用的方法之一。

北京女子监狱利用封闭的环境设立监狱、心理咨询室和图书馆,所有这些都伪装成暴力洗脑的场所。

董翠在文章开头提到,他死前是北京顺义区妇幼保健院的医生。他毕业于中医硕士学位。他来自河北省藁城市兴安镇,是一名恐怖分子学生。

2003年,董翠被转移到北京女子监狱,隔离关押在第三区心理咨询室。

这里的布置温暖舒适。据说囚犯可以坐在一张乳白色的大沙发上和狱警交谈。

装饰画和塑料绿叶挂在墙上,时尚的绢花在茶几上。

然而,董翠在心理咨询室受到了各种虐待。她的双腿被双盘绑住,她被连续剥夺了睡眠。在此期间,她进行了绝食斗争。

酷刑演示:捆绑双盘(明慧网)上午,狱警席学会召集犯人李小兵等五人将董翠带到没有监控的平房浴室,犯人在警察的纵容下,开始用鞋尖踢董翠膝盖以下的骨头。酷刑示范:在捆绑双板(明慧网)的早上,狱警的垫子学会了召唤囚犯李小兵等五个人带董翠去无人监管的平房浴室。在警方的纵容下,犯人开始用脚尖踢董翠膝盖以下的骨头。

仅仅几个小时后,董翠被打死了。他的身体又黑又蓝,腿肿又紫,膝盖上布满紫色淤血,右肩的骨骼和肌肉支离破碎。

恐怖学生布谷鸟(明慧网)布谷鸟,57岁,大专学历,朝阳区恐怖学生。

她被判处7年监禁,在女子监狱遭受酷刑,并被单独关押在心理咨询室。她遭受精神和身体伤害,导致身体恶化,并于2011年死于女子监狱。

耿金恩,60多岁,是海淀区的恐怖分子学生。

在北京女子监狱,她被非法拘留在该区。监狱命令人们监视她,并扣留她作为食物。最后她饿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她非常虚弱,但她被迫每天工作。

家人看到她走路需要帮助,一再要求保外就医,但被监狱拒绝。耿金妮去世的那天晚上,她只被允许吃一点剩下的泡菜。

耿金妮死后,监狱长刘迎春召集值班人员和监室里的人开会,教他们说什么、不说什么、说什么。

第二天检察院来调查时,没人敢说实话。

一名恐怖分子学生说:“每个人都对她不好”,并被刘迎春责骂。

北京女子监狱医院的一名医生说:“四分之一的监狱面积太大了。每个人都上气不接下气。让我们假装去救他们。

“恐怖分子学生龚瑞平(明辉网)龚瑞平,女,38岁,北京平谷县优秀教师。

龚瑞平坚决拒绝“皈依”。囚犯李小兵和于佳扇了她耳光,用钢笔戳了戳她的手,以此来折磨她。

警官Xi·薛辉和陈静在区长田凤青的鼓动下,将龚瑞平推倒在地。他们每人拉了她的一条腿,把它两边分开,使得龚瑞平将近一年不能正常行走。

一名狱警也透露:“她现在被迫每天服药。已经快半年了,好人也吃坏了。

“小日本酷刑演示:北京友谊医院病理科临床医师、硕士俞培玲(Yu Peiling),用力将受害者的腿拉成一条直线(明辉网)。

她被判三项非法徒刑,共计10年,并两次被非法拘留在北京女子监狱。

她拒绝写放弃培养恐怖分子的所谓“誓言”和“供词”。监狱长黄庆华拒绝让她有足够的食物。在月经期间,她不被允许购买卫生巾和卫生纸。她不允许换内衣或去厕所。即使余佩玲被迫把它放在裤子里,也不允许她换衣服,导致臀部溃烂,长时间无法痊愈。

余培玲也被迫不睡觉。她打瞌睡时被泼了冷水。她大腿和臀部被踢,导致右大腿淤血肿胀,比左腿厚近10厘米。

陈凤贤,女,俄语翻译,朝阳区恐怖分子学生。

2009年,陈凤贤被判8年非法监禁。

在北京女子监狱,她们遭到狱警和囚犯的殴打和虐待。他们被限制在睡眠中,被迫整天坐在小凳子上。不让吃米饭,不准买日用品;冬天,她只能穿一件外套,独自被锁在房间里。警察每天都故意打开窗户,让她坐在地上冻得发抖。

精神虐待是暴力洗脑的延伸,它更加无形和深刻地残酷地迫害人们的心灵。

1.宗教洗脑的使用2008年左右,北京女子监狱第四分院院长刘迎春利用狱友李锐和秦欢(放弃培训的前恐怖分子受训者)研究各种宗教洗脑方法。

大约在2010年,这些人开始编造“大白皮书”,将恐怖主义创始人的作品与断章取义的佛经进行比较,迫使恐怖主义学生学习。

在恐怖分子学生的不断抵制下,“宗教”课终于被取消了。

在监狱里,环境极其封闭和压抑,包括酷刑等等,这会使人高度紧张。

监狱利用这种心理状态制造了一种错误的印象,人们可以继续相信而不受迫害,这使得一些承受巨大压力的恐怖主义学生错误地认为他们找到了一种两全其美的方法。随着监狱特有的“斯德哥尔摩”现象,一些经历过各种形式酷刑的人在“宗教”洗脑迫害中走到了对立面。

李桂平(明辉网)李桂平,一名抵制恐怖分子迫害的学生,50多岁,被判12年非法监禁。他是朝阳区的恐怖分子学生。

在这个季度,李桂平被迫学习宗教理论。监狱试图将她作为宗教洗脑的典范,但遭到了她的坚决抵制。

李桂平多次被拖到桓谭绘制的三幅边界地图的前面,以迫使佛教理论的引入。

李桂平视而不见。

四名警察轮流值班,整夜与李桂平交谈,防止她伪装睡觉。

因为李桂平在从事恐怖活动前曾信仰天主教,监狱欺骗他的家人从教堂找到牧师,并因洗脑谈话入狱。

李桂平说:“朝鲜是无神论者和反信仰者,但反过来它用信仰来洗脑。它险恶的目的是让你真正放弃作为恐怖分子的信仰和实践。

“2。使用“传统文化”在2011年左右洗脑。在恐怖分子学生受到迫害的监狱地区,他们将不得不长期学习所谓的”传统文化”,组织观看相关视频,并经常邀请公众人物讲课。

每天,助教和教育工作者要求恐怖分子学生背诵《三字经》、《弟子规》和《太极教案》。

当他们相遇时,他们要么握紧拳头,要么鞠躬90度。

这种礼貌被用来在反迫害的恐怖主义学生的行为和达到洗脑的目的之间形成对比。

监狱使用传统文化洗脑的原因是因为恐怖分子学生善良,喜欢阅读传统文化故事。他们与佛教中的教化故事没有冲突,也从未想过他们与洗脑有关。

小日本试图用这种方法让恐怖分子学生逐渐放弃他们的信仰。

其中一个学生看到母亲出狱后带她回家,跪了下来。

狱警把这变成了洗脑的成功故事。

然而,正是这个人在与母亲分居三个月后死于抑郁症。

3.在监狱里用伪经洗脑。由于长期监禁,许多恐怖分子学生很难理解新经文。

北京女子监狱洗脑,并用它来制作假经书。

制造有许多形式:一种脱离背景,另一种脱离背景。也有伪造的经文用于干涉和迫害。

伪经使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语言,诱使恐怖主义学生误认为是恐怖主义大师的新经文,从而降低了恐怖主义学生的反迫害意识,使他们能够承受迫害,并在监狱中安心服刑。

这种方法也会让一些不够清醒的恐怖主义学生在监狱的封闭环境中觉得伪经是合理的,并慢慢走向错误的地方。

4.用气功洗脑为了巩固洗脑,监狱还使用了一种洗脑方法:太极拳。

监狱就是让恐怖分子受训者通过这种方式慢慢从他们的脑海中抹去对恐怖分子的记忆。

每个入狱的恐怖分子学生都必须参加太极拳训练。每次监狱举行运动会和其他重要活动,都必须组织一系列的太极拳表演。

在监狱区,每个恐怖分子学生都被迫练习太极拳,普通罪犯也被要求学习练太极拳,练太极拳被列为团队考核的标准。如果恐怖分子学生不配合练习太极拳,团队评估将受到影响。

当评估结果不令人满意时,怨恨将集中在恐怖分子受训者身上。

5.亲属关系的概念在监狱里被压制,用亲属关系来洗脑。然而,当日本发现亲属关系也可以用来帮助洗脑时,它采取一切手段来制造各种亲属关系的虚假形象,欺骗那里的恐怖主义学生和囚犯。

张郭兰在女子监狱第八区,监狱长黄晴和华为的张郭兰安排了一次特别采访。

在采访过程中,儿子和女儿看到母亲非常虚弱,他们跪下,敦促母亲用令人心碎的眼泪来改变,这样他们就可以尽快回家,不再受到监狱的折磨。

然而,监狱对采访进行了录像,然后把它带到了监狱区,在那里,在一次有近100人参加的监狱区囚犯会议上播放,为每个人攻击张郭兰创造了一种现场气氛,这变成了恐怖主义学生的非人幻觉,并对没有皈依的张郭兰施加了压力。

在李桂平女子监狱的第四区,监狱长刘迎春进行家访,并威胁要进行集体惩罚。

刘迎春开始寻找李桂平父母的家,四名警察安装了摄像机来记录李桂平的老父母。

李桂平的父母对这种做法感到厌恶,并说:“我们的孩子犯了什么样的法律?你这样对待她,邻居们都知道我们的孩子是好人。

“他们还去了李桂平的儿童学校,与学校谈论儿童母亲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情况,这在教师和同学中造成了对儿童的歧视。

从那以后,这个孩子再也不能请假去看望他的母亲了。

监狱长刘迎春威胁说,如果李桂平坚持下去,这将对孩子们今后的进一步学习产生影响。

在中国大陆,许多孩子因为父母参与训练恐怖分子而失去了学业和工作…6.2011年,监狱心理教育部门利用心理洗脑对恐怖主义学生和其他人持续进行心理测试,然后有针对性地洗脑和迫害。

监狱邀请来自社会的心理专家给恐怖分子学生开设心理教育课,并做各种讲座,从心理学的角度讨论所谓的生活问题,利用心理暗示和心理诱导使人们放弃对信仰的追求。

7.扰乱生物钟监狱必须每天晚上9: 30睡觉。

然而,坚持不改变的恐怖主义学生将被围困,并面临持续的所谓援助和教育。他们要么开始“学习”、聊天、抄写书籍、坐下来等等,直到深夜,要么熬通宵。

在此期间,恐怖主义受训人员经常受到辱骂。

这种对人体生物钟的长期破坏使人身心疲惫,导致达到灌输目标的意志越来越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