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新闻

长春商人诉蒋翔讲述未知故事(4)

自2015年5月以来,中国大陆掀起了针对姜瑜的诉讼浪潮。仅在几个月内,就有20多万名恐怖分子学生对恐怖分子迫害的罪魁祸首美国提起了实名诉讼。

当时,日本小当局颁布了“每一个案件都必须处理,每一个案件都必须处理”的司法政策,但迄今为止,起诉案件尚未被最高法院和最高法律正式接受。

1999年本发动对恐怖分子的迫害后,长春恐怖分子学员穆君奎多次遭非法关押、被迫从市政府辞职,成为一名商人。1999年对恐怖分子的迫害开始后,长春恐怖分子学生穆俊魁多次被非法拘留,并被迫辞去市政府职务成为商人。

今年,刚刚从南方回到长春开秩序会的穆俊魁再次被非法拘留,目前被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

2015年10月,穆俊魁也成为数以千计针对姜瑜的诉讼浪潮中的一员。

在恳求蒋时,他讲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

编者安排如下:续:长春商人诉蒋翔讲述了一个未知的故事(3)迫害恐怖分子。美国发表了恶毒的言论。他来到北京请求帮助和杀戮,在北京团河劳改营遭受电击折磨。穆俊奎坚持不报告他的家庭住址和姓名,并被分配到123号牢房,因为他不想被当地领导人牵连。

在团河劳改营,他很震惊,劳改营里的警察也威胁他什么都不要说,否则他将不得不过着悲惨的生活。

穆俊基有机会告诉上级官员劳改营发生的事情,但他被告知:你不能告诉警察,我说过这些话…穆俊魁在他的诉讼中写下了这段经历:在北京看守所非法拘禁30天后,我被转移到劳改所调度室(非法拘禁一年半)。

9月底,他被转移到团河劳改营。

进入劳改营后不久,警方强迫恐怖分子学生和普通罪犯制作劳动包装筷子,即把宽松的一次性筷子用写有“消毒木筷子”的纸包起来,但实际卫生条件很差,筷子上有很多锯屑。

包裹筷子的手很脏,还有溃烂的脚。摸完脚后,他们又包起筷子,真恶心。

许多人害怕回家后使用一次性筷子。

(警察)他们还强迫学生用镊子在毛衣上挑小黑点。有如此多的小黑点,他们感到恶心和疲惫。

劳改营还强迫普通教育砸钉子等。

这些奴役的收入归劳动营所有。

在一年半的非法劳动教养期间,警方对所有受训人员进行了不定期的脱光衣服检查,看他们是否拥有书籍和物品。这些行为都是对公民的侮辱。

在团河劳改营拘留期间,我被隔离在普通囚犯的房间里,因为我不接受“皈依”。

那时,我的脚已经溃烂了将近一年。我整个冬天都穿着拖鞋。

房间里的温度不高,因为我不皈依,警察从家里送来的棉袄不会给我穿。

白天我可以过去,晚上睡在被子里会觉得冷。

也没有理发,没有剃须,没有卫生间。工作人员总是跟着我。有些人晚上轮流值班,因为害怕我会惩罚他们,惩罚他们。因此,普通罪犯对我们非常严格。在2002年元旦之前,团队让我们下楼去拿节日食品。

楼梯拐角处有一面大镜子。当我经过时,我照了照镜子,因为自从我被关在劳改营后,我从来没有照过镜子。那一刻,我震惊了。我镜子里的头发是白色的。那时我只有31岁。我没有白头发。我在政府工作,情绪很高。现在我,蓬头垢面,留着长长的胡子,已经没有人形了。

这种对我形象的侮辱是对我人格和信仰的侮辱,这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

当时,据说如果刑期不减半,警察将受到批评,影响奖金、晋升等。,以便通过各种手段迫使大多数学生在短时间内改变。

当他们9月底第一次到达团河劳改营时,他们隔离了我们几个没有被改造成医院最后一面的建筑的人,被改造的学生和警察每天都做改造工作。

白天,我不得不听和读恶意攻击大发的伪书和新闻。我还必须写下我自己的经历。他在深夜被送回监狱。

他们的各种演讲并没有改变我,冬天过后,他们把我隔离到普通的犯罪阶层。

当时,据说劳改营里只有五个人没有写保证书,被吊死在劳改局。

为了强行改造我,在2002年,也就是我生日的第二天,五六个邪恶的警察,包括江文来、倪振雄和刘谋,他们在劳改营里被称为“四大坏蛋和四小坏蛋”,把我带进了一个房间。

我见他们想要逼迫我,就对他们说,你们不可这样行,并且告诉他们,善恶必有报。

那时,他们根本不听好建议的话。他们关上门,把我按住了。然后他们把我绑在地上的床板上,用布条把我从嘴中间绑到后脑勺(防止咬断舌头的死亡),这使人们无法挣脱。

然后用大约6支150,000伏的电棍点击我的腿、脚、胸部、背部、头部前后。

首先,他们尝试电击,看到身体没有异常反应,并逐渐增加电棒的数量和电击的持续时间。房子里到处都是电。

我用尽全力,咬紧牙关来抵抗疼痛。我的头感觉像是从里到外的裂缝。我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在短短的10分钟内,我感觉自己无限长。

当时,他咬紧牙关,用力过猛,半个多月没吃米饭了。

他们还不停地问“你想改变吗?”我到了极限,喊了声“转弯”。

直到那时,他们才停下来解开绳子。

那时,我全身虚弱,他们把我带到一个独立的警卫室。

这里没有床。这是一个房间空有三个人看着我。

晚上站着不准睡觉,天亮后蹲着不准动。

第三天,我的眼睛又痛又肿,就像花一样。

我感到有点不知所措,这些邪恶的警察称这种迫害手段为“猎鹰训练”。

我一闭上眼睛放松自己,一个负责改造的人就把杯子里的水泼到我脸上说:“困了,我叫你醒过来!”看到同行成为邪恶警察的帮凶,我感到非常难过。

整个社会环境充满了谎言、邪恶和纷争,侵蚀和污染着每一个脆弱的灵魂。他们可能只会在这种不人道的环境中被监禁更少的几天,以减轻他们的刑期,并尽快回家过上更好的生活。

晚上,白天很难长时间双腿站立。感觉就像两根又长又厚的木杆被插入膝盖,大约2到3米长的部分被留在外面,像杠杆一样向下压。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透骨的痛苦。

第六天早上,劳动教养局的人来评估我的转变。据推测,他们把我被迫转型作为获得信贷的资本。

他们把难以改变信仰的学生锁在一座建筑的不同房间里,这座建筑被称为“关键建筑”,这些学生所在的班级被称为“关键班级”。

邪恶的警察倪振雄打电话给我,向劳改局报告改造情况。不允许电击迫害我,否则我将过着悲惨的生活。

事实上,在这一周,我已经意识到恶劣环境下的日子是多么悲惨。

当我走进办公室时,一位姓徐的干部问我关于我的进入和转变。我告诉了他真相,把我的裤腿和衣服绑起来,让他看看电击给我全身留下的伤疤。我的皮肤上布满了小伤口愈合留下的伤疤。现在在厕所小便非常困难。

我说我也是政府工作人员。吉林大学的教授给我们全面比较了世界上的政府制度。没有哪个国家、政府或体系会如此残酷地对待这样一群手无寸铁的从业者。

我希望他会把这里的一切都传递给他的上级领导,幻想上级领导会调查和纠正这里所有错误的执法行为。

我没有想到的是,他说:“你不能告诉警察,我说了这些话,只是你已经被改造了,怎么服从劳改营的要求。

“也许他善良到害怕我会再次受到伤害。

但在那一刻,我想通过适当的渠道报道这里的黑暗世界。我立刻感到非常可怕。我经历了我以前听到的那种经历,许多学生在这里被杀致残。我无处可说,也没有人敢相信,好像我是下一个。

走出办公室,邪恶的警官倪振雄让我不要说他被震惊了,他说他一直躺在门上听我说什么来欺骗我。

多么无耻的流氓警察!这样一个执法国家能睡得好吗?!为了不给徐的员工带来任何麻烦,我淡然地说“不”。

听到这句话后,他似乎松了口气,日夜解除了对我的严格控制。他可以从下午12点到凌晨4点睡觉。

经过一两天的缓解后,当赵军的一名队长鲁安值班并开了一家福利彩票商店时,我被要求写所谓的披露材料。

我说,“如果你这样对待我,我受不了。

我说不,我没说恐怖分子是坏人。

听到这里,他说:“你的孩子在和我们玩,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让我和那些没有改变信仰或者思想不允许被动改变信仰的学生,以及那些称他们为鳍状肢的学生,每天都专注于那栋至关重要的建筑。

在此期间,我一直向警方声明,他们不会归还任何胁迫下写的东西。

一些老学生说:他们不能给你,他们拿了这些材料去拿奖金!它需要一个转化率,无论是真实的、虚假的还是强制性的。即使它被写下来,当数字达到这个比例时,也会给一大笔钱。一名警察也获得了奖励,并和导演一起去了澳大利亚。所有这些都是美国时代中国大陆司法黑暗的真实写照。像美国、周永康和李东升这样的败类应该被掠夺来腐蚀正义、文明和人类。他们最终会逃脱历史的考验。

发表评论